球长体育

20届新秀比较对象分析:三球会成为下一个东契奇吗?

2021-04-22 12:00:02

来源:球长体育

编辑:蜡笔臀新

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2020级的NBA新秀面临着诸多特别的挑战。他们没有“疯狂三月”可打,来提升自己的选秀顺位;他们也没有夏季可打;他们甚至都没有经历完整的季前赛,以适应高级别的比赛。
但从这赛季不同新秀的表现来看,还是有很多值得搜集探讨的地方。所以就像过去两个赛季那样,我们要为2020-21赛季的新秀们找到最好的比较对象。
开始之前,我们先介绍一些基本规则:
1、本次分析只关乎进攻端的比较。球员的防守很难衡量,尤其是利用统计表里的数据,无法进行有说服力的比较,所以用来计算对比的模型并没有考虑防守。
2、我们的比较利用了可反映进攻风格(如使用率)和进攻成功率(如得分)的混合数据。三大基础项——得分、篮板和助攻——将转换为每75回合的数据,以规避出场时间和节奏的不同;真实命中率也会与联盟的平均水平挂钩,以规避效率值的膨胀。
3、潜在的比较对象包含532名球员——自1999-2000赛季以来,每一位出场时间达到至少800分钟的新秀。
与过往一样,我们要说明的是,每位球员都是与众不同的,所以这些比较对象代表的只是未来发展的一种可能性,而不是明确的结果。举个例子,如果我们把勒布朗-詹姆斯的新秀赛季放到这个模型里,他的主要比较对象会有拉塞尔-威斯布鲁克,也会有泰瑞克-埃文斯和迈克尔-卡特-威廉姆斯(同为年度最佳新秀)。但正如本赛季的结果所展现的那样,近一个完整赛季的有价值信息足以让我们找到最现实的发展轨迹。
以下这些乐透秀没有包括在内,因为他们的出场时间不够多,无法形成一个有意义的样本:奥涅卡-奥孔古(6号秀)、基里安-海耶斯(7号秀)、杰伦-史密斯(10号秀)和阿隆-奈史密斯(14号秀)。各位球员是按照选秀时的顺序进行排序的。
话不多说,以下是2020级乐透秀和其他新秀的主要比较对象,以及关于他们的一些想法。
安东尼-爱德华兹,森林狼(状元秀)
主要比较对象:科比-怀特、JR-史密斯、科林-塞克斯顿、迪昂-维特斯、乔丹-克劳福德
爱德华兹是最能代表高使用率、低效率新秀的例子之一。无论卡尔-安东尼-唐斯和德安吉洛-拉塞尔是否出场,19岁的爱德华兹都有无限开火权,他是本世纪16位使用率达至少27%的新秀之一。但在这个阵营里,效率比他还低的球员只有乔丹-克劳福德和小丹尼斯-史密斯。
(在这个表格里,“真实命中率+”是一位球员的真实投篮命中率与联盟平均水平的对比;100是平均值,高于100是在平均值之上,低于100则是在平均值之下。)
21世纪使用率达至少27%的新秀
这种两极分化严重的情况使得爱德华兹的比较对象大多都不太给力。JR-史密斯有一个漫长而高产的职业生涯,塞克斯顿如今也成了不错的进攻球员,但他们的生涯都无法代表状元秀的理想结局。在这份名单中,没有任何一位球员入选过全明星。(提一点,1届全明星球员拉塞尔排在这位名单的第六位,仅次于克劳福德。)
为了能在未来几年里提高自己的地位,爱德华兹需要提高为队友创造投篮机会的能力——名单中的五位球员都不以传球能力著称——以及自身的效率。虽然得分在全明星赛之后突飞猛进,但这主要得益于巨大的出手数。在本赛季48位——包含所有球员,不仅仅是新秀——使用率达至少25%的球员中,爱德华兹的真实命中率是最低的。
还有一点也要注意:在The Ringer去年的《选秀指南》中,Kevin O’Connor将维特斯视作爱德华兹的主要比较对象之一。而本赛季的数据也印证了这个令人遗憾的推论。
詹姆斯-怀斯曼,勇士(榜眼秀)
主要比较对象:德鲁-古登、马利斯-斯贝茨、迈尔斯-特纳、克里斯塔普斯-波尔津吉斯、马库斯-费泽尔
本赛季也许没有哪位新秀能引发比怀斯曼更多的讨论,在本月初遭遇右膝半月板撕裂后,他的新秀赛季结束了。怀斯曼的比较对象就反映了这些不同的观点——从顶薪明星球员到可靠首发,再到常年替补,所有这些都可能成为勇士中锋的生涯发展轨迹。
对怀斯曼来说,好消息是他得了很多分,每75回合可以贡献18.8分,这一数据要高于本世纪92%的新秀;坏消息是他很少为队友创造机会(每75回合只有1.1次助攻,低于本世纪93%的新秀),也不像其他被热捧的新秀内线那样,能得到许多站上罚球线的机会。最坏的消息是,怀斯曼糟糕的防守并没有被体现出来,因为我们只关注进攻——这让他与早期的波尔津吉斯有了很大的不同。
在这个因伤被缩短的新秀赛季里,还有一点很令人好奇,并且在这份名单中也有所体现,就是怀斯曼的三分球是否会随着他的不断成熟而有所提升。在大学生涯的3场比赛中,怀斯曼只出手了一次三分,但在生涯首个赛季里,他的场均三分出手数达到近1次,命中率也有32%。防守能力是这份名单中更成功的比较对象(波尔津吉斯和特纳)与其他球员的主要区别,但在进攻中拉开空间的能力也是其中的关键。
拉梅洛-鲍尔,黄蜂(探花秀)
主要比较对象:史蒂夫-弗朗西斯、特雷-杨、卢卡-东契奇、乔丹-克拉克森、贾-莫兰特
和怀斯曼一样,鲍尔的新秀赛季也受到了伤病的困扰——但根据当地时间周一晚的报道,他可能会在黄蜂冲击季后赛席位的关键阶段复出。与怀斯曼不同的是,鲍尔的比较对象可谓星光熠熠——其中就包括过去十年三分球盛行以来,打出新秀最佳赛季表现的三名后卫。
可体现鲍尔新秀赛季魔力的方式有很多很多。我个人最喜欢一点,他是联盟历史上14位场均可以贡献至少15分5篮板5助攻的新秀之一,并且他的真实投篮命中率在这个阵营里排名第三,仅次于魔术师约翰逊和迈克尔-乔丹。
如今,这份名单也成了体现鲍尔魔力的一种方式。上赛季的年度最佳新秀莫兰特也在其中,还有再前一个赛季的该奖项获得者东契奇。而如果我们不考虑三分球命中率,曾经的最佳新秀获得者本-西蒙斯也会出现在这份名单中。
我们仍在期待这份名单中其他年轻控卫的表现,看看他们能在NBA的排名中攀升到什么位置。很显然,鲍尔目前也是这个精英阵营中的一员。
帕特里克-威廉姆斯,公牛(4号秀)
主要比较对象:凯尔-辛格勒、希度-特科格鲁、莫里斯-哈克利斯、特伦顿-哈塞尔、钱德勒-帕森斯
在2020级新秀中,威廉姆斯是第一个、但肯定不是最后一个低使用率的球员,即便和其他新秀相比也是如此。本世纪新秀的平均使用率为18.5%,要比威廉姆斯高出4个百分点。这名年轻侧翼和扎克-拉文、科比-怀特共同出场的时间最多,而对于一位尚未证明过自己的得分手来说,威廉姆斯很难能在这两位队友身边获得为自己或他人创造机会的空间。
值得称赞的是,威廉姆斯在防守端已经被委以重任,他要对付诸如蔡恩-威廉森、科怀-伦纳德和勒布朗-詹姆斯这些球员。再次提醒,这次的分析并没有涉及防守表现,所以通过这些比较对象,我们只能判断威廉姆斯的进攻能力并没有那么出众。
艾萨克-奥科罗,骑士(5号秀)
主要比较对象:吕冈茨-多尔特、尼克-斯陶斯卡斯、罗德尼-麦格鲁德、格兰特-威廉姆斯、保罗-齐普泽
在《选秀指南》上,奥科罗的标语是“一流防守人”,在跳投、罚球、无球移动和突破爆发力方面都有弱点。也就是说,他在这次的分析中肯定不会有好结果。多尔特是这份名单中最像奥科罗的球员——一个侧翼的防守大闸,进攻端却几乎没有贡献。但在生涯第二个赛季,多尔特的进攻有了巨大的提升,他的场均得分翻了一倍,使用率也提升了一半。骑士的球迷只希望处于上升期的二年级生奥科罗也能有同样的发展轨迹。
奥比-托平,尼克斯(8号秀)
主要比较对象:迈尔斯-布里奇斯、钱德勒-帕森斯、弗兰克-卡明斯基、约格-加巴约萨、罗季翁斯-库鲁茨
由于前场阵容拥挤,教练要求严格,球队又出人意料地成为了季后赛席位的竞争者,托平得不到太多空间来施展自己的才能。在相对较少的出场时间里,他的进攻方式与大学最后一个赛季相比有了巨大的转变,当时的他曾被评为全国最佳球员。
根据Hoop-Math的数据,为戴顿大学效力时,托平有超过一半的出手是在篮下完成的;而在NBA中,他的大多数出手都是远距离投篮。也许正因如此,这位身高6尺9寸、有着惊人运动能力的大前锋的罚球率却低得可怜——仅高于本世纪8%的新秀。
在某种程度上,布里奇斯应该是托平生涯早期最相似的比较对象,他们都是球权配不上高光扣篮时刻的跳跳男。作为一名射手和全能型球员(还有说唱歌手!),布里奇斯取得了真正的飞跃。托平可能需要更多的出场时间来匹配这样的期待。
德尼-阿夫迪亚,奇才(9号秀)
主要比较对象:肯里奇-威廉姆斯、克里斯-辛格尔顿、格兰特-威廉姆斯、奥马里-斯佩尔曼、达里厄斯-贝兹利
在拉塞尔-威斯布鲁克和布拉德利-比尔身边打球,阿夫迪亚还没有得到展示进攻天赋的机会。他12%的使用率仅高于本世纪3%的新秀,而在本赛季获得足够出场时间的所有新秀里,他的使用率排在倒数第一。在有限的机会里,阿夫迪亚也并非特别高效,他的三分球命中率只有33%,罚球命中率也只有64%。
阿夫迪亚只有20岁,他还有很多时间来强化自己的能力,但这份名单的确会令人泄气。大多数未来有所建树的明星球员都会在新秀赛季展现出一些吸引人的东西。
德文-瓦塞尔,马刺(11号秀)
主要比较对象:基斯-博甘斯、迈尔斯-布里奇斯、杰-克劳德、保罗-齐普泽、贾斯汀-杰克逊
瓦塞尔和托平有很多相似之处:前场阵容拥挤,教练要求严格,在一支因争取季后赛席位而无法给新秀太多出场时间的球队中效力。瓦塞尔把自己的投射带到了NBA中——他的三分球命中率达到41%——但在其他方面他鲜有贡献,所以他的比较对象都是一些不太稳定的3D球员。
泰瑞斯-哈利伯顿,国王(12号秀)
主要比较对象:米洛斯-特奥多西奇、马尔科姆-布罗格登、莱昂德罗-巴博萨、博格丹-博格丹诺维奇、史蒂夫-布雷克
从哈利伯顿的数据统计来看,出现了一个明显的两极分化。他的罚球率仅高于本世纪2%的新秀,这意味着他几乎很难获得罚球机会——但他的“真实命中率+”却高于本世纪79%的新秀,这意味着即使很少获得罚球机会,他依然有着极高的效率。他正在打出联盟历史上最有效率的低罚球数赛季之一。
他的罚球问题可以追溯到大学时期。Kevin在《选秀指南》中用“在篮下通常会避免身体接触”来形容哈利伯顿。他的投篮姿势也令人担忧,虽然在NBA级别以及高出手数前提下,他的三分球命中率依然达到了41%。他还需要摆脱罚球方面的低迷,努力成为一名球星。
但那也是哈利伯顿的球探报告中唯一的缺点。更重要的是,这些比较对象都很符合人们对哈利伯顿的印象,参加选秀时他只是个大学二年级生,但已经拥有出色的球商和超乎年龄的聪敏。特奥多西奇和博格丹诺维奇在进入NBA前就已经是欧洲联赛里的球星了,而布罗格登和布雷克都在ACC的强队中打过四年球。这种趋势在名单的后几位球员身上也有所体现:排在第六的约吉-费雷尔,第七的杰伦-布伦森,以及排在第八的科克-辛里奇都是NCAA中的高年级生。
博格丹诺维奇能够出现在这份名单中,是因为从本质上看,哈利伯顿就是他在萨克拉门托的替代者(国王放他进入了自由市场);但布罗格登代表的则是更出色的比较对象,无论是球风还是表现——事实上,哈利伯顿有可能赢得年度最佳新秀的荣誉,因为他的竞争对手虽然数据更好,但出场数是不如他的。
小基拉-刘易斯,鹈鹕(13号秀)
主要比较对象:鲍比-布朗、达里厄斯-加兰、哈里德-艾尔-阿明、兰斯顿-加洛韦、亚历克谢-施韦德
最后一位有足够上场时间以进行对比的乐透秀,体现了本次分析的整体精神。一方面,对于一位在鹈鹕阵中苦苦寻觅上场时间、且投篮表现不佳的球员来说,这并不是一组最恰当的比较对象。(他的“真实命中率+”只有85,仅高于本世纪9%的新秀。)但在这份名单中,名列前茅的加兰——一名有潜力的控卫,自身也在不断进步——还是给人们提供了一点信心。顺便说一下,在去年Kevin的《选秀指南》中,他为刘易斯列出的头号比较对象就是达里厄斯-加兰。
其他新秀
我们再来看一些非乐透区新秀,他们都有一些值得关注的比较对象:
·嗨起来吧,尼克斯的球迷们——即使托平的新秀赛季以及他的比较对象都不那么尽人意,但25号秀伊曼纽尔-奎克利却打出了令人惊讶的表现。他的头号比较对象会让人更加激动:多诺万-米切尔。
初看之下,这样的比较似乎很奇怪,但仔细观察后就会发现,两人新秀赛季的数据是极为相似的。奎克利基本就是投射表现更好的米切尔。
多诺万-米切尔和伊曼纽尔-奎克利的新秀赛季表现
尼克斯在2017年的选秀中忽略了米切尔,用8号签选择了弗兰克-尼利基纳。但三年之后,他们也有了自己的米切尔。
·另一位低调但值得讨论的新秀是杰肖恩-泰特,他的头号比较对象是保罗-乔治。两位球员开始新秀赛季前的情况有很大的差异:乔治是一名20岁的乐透秀,泰特是一名25岁的落选秀,他已经在比利时和澳大利亚打过职业联赛了。这样的差异意味着泰特的上限肯定会低于NBA最佳阵容级别的乔治。但在新秀赛季,两位球员都是以防守起家的,他们的数据也极为类似。因此,泰特在一些高阶数据上能够排在所有新秀之首也就说得通了。
·还有一个更恐怖的头号比较对象,来自于灰熊的泽维尔-蒂尔曼的名单,我们不用过多赘述了:
科怀-伦纳德和泽维尔-蒂尔曼的新秀赛季表现
·最后,灰熊的另一位新秀德斯蒙德-贝恩的头号比较对象也很值得关注:新秀赛季的迈克-米勒效力于魔术,但后来他很快成为了灰熊阵中的一名关键球员。事实上,他依旧保持着队史的单场得分纪录(45分)。截至目前,贝恩46%的三分球命中率排在历史上所有新秀的第二位,而以米勒作为比较对象,既符合他所在的球队,也符合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他成为王牌射手的可能性。
·这个模型没有将球员进入NBA前或参加选秀时的表现考虑在内,但它仍适用于雷霆的泰奥-马勒东(来自法国的控卫,2020年的34号秀),他的头号比较对象是同样来自法国的控卫,2018年的31号秀埃利-奥科博。
·还有一个类似的情况,掘金后卫法昆多-坎帕佐的头号比较对象是马修-德拉维多瓦——对于这两人“恼人”的后卫来说,这也算是一种愉快的同步。
·最后的最后,令人失望的一点是:雷霆的19岁小将、7尺长人阿列克谢-波库舍夫斯基的前两位比较对象分别是斯坦利-约翰逊和坑爹的尼克洛兹-斯基蒂什维利,后者是NBA历史上胜利贡献值(-1.6)最低的乐透秀。但波库最近的表现却很令人振奋,在5场比赛中已经三次砍下至少20分。也许在赛季结束时,这位NBA中最年轻的球员的比较对象,会变成一名更加令人欢欣鼓舞的球员。
(编辑:蜡笔臀新)
©2017-2020球长体育 www.qiuzhang.com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2985号 闽ICP备16028819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172693
联系方式:0592-5971196 公司名称:厦门致一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