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长社圈

迈克尔-乔丹的最后之舞,也是爵士一代人的绝唱

2020-05-31 20:00:02

来源:球长社圈

编辑:蜡笔臀新

乔“最后一投”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爵士犯下的一系列本可以避免的错误,最终令他们抱憾而归。
犹他爵士在1998年总决赛的舞台上磕磕绊绊,那是他们第二次向总冠军发起冲击了。当时的爵士是一支非常出色的队伍,他们战斗力十足,兼具硬度和韧性,在攻守两端都十分强力。但他们最终还是和那个时代迈克尔-乔丹的其他对手一样,与总冠军失之交臂。
为什么爵士会最终败北?爵士当时需要做好哪些事情才能逆转乾坤?我们将在下文探寻一些答案。
在没有进一步分析的情况下,我们首先会很容易看到一个浅层的结论,它也能够解释爵士没能战胜公牛的原因。
“这一投”不只是乔丹的投篮,还有一系列爵士在最后时刻与命运的博弈。
在1998年总决赛G6结束前41.9秒的时候,公牛与爵士将在三角洲中心球馆进行抢七之战的事情本来仿佛已成定局,可最后时刻乔丹的制胜一投不只是简单的一次投篮,而是这短短的41秒间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导致的结果。在那之前,可称为史上最佳组织后卫之一的约翰-斯托克顿刚刚在侧翼命中了一记关键三分,帮助爵士以86-83取得领先。而此时,天神下凡的乔丹体力槽几近枯竭,斯科特-皮蓬正饱受背伤的困扰,公牛已经弹尽粮绝了。
但接下来的时刻可能将是乔丹生涯最具神奇色彩的41秒,而可怜的爵士最终成为了背景板。
公牛落后三分,乔丹接到了队友发出的界外球,运了一步杀入篮下上篮打进。公牛还需要防下一次进攻,而乔丹又贡献了他本场最精彩的一次防守,他洞悉了爵士想把球交给卡尔-马龙的一次底线球交叉掩护的战术,并将球从“邮差”手中断下。接下来就到了众人皆知的传奇一刻:乔丹一个变向晃开(其实也算是用手推开)了拜伦-拉塞尔,用一记标志性的完美跳投完成反超,只留给了爵士5.2秒,并且最终将比分保持至终场,以87-86带领公牛取得胜利。
爵士本可以避免这一切的发生。
最大错误: 让乔丹仅仅花了5秒钟就完成了那次上篮。
公牛当时的可以选择的手段都摆在明面上,而乔丹又是联盟顶级的运球手。爵士本该预料到公牛会打一个快速的两分球,原因有二:其一,在93年总决赛对阵太阳时,公牛主帅菲尔-杰克逊就采用了相同的战术;其二,如果公牛选择抢三分,倘若不中比赛就彻底结束了,两分的把握明显更大。
在这种局面下,最正确的选择永远都是尽可能拖延时间。
最大胆的假设: 拉塞尔其实已经防的很不错了。事实上他在防守时已经将乔丹逼入绝境,他甚至在乔丹把这个两分球打进的时候用手切到了球。如果他真把球切掉,球很明显会碰到乔丹的腿出界,那么也就可以宣布比赛结束了。
爵士距离98年的总决赛抢七真的只有一步之遥。
但事与愿违,乔丹在拉塞尔尝试断球的时候加速突破,两分打进,而这也给了公牛充分的时间来布置防守并抢出了一个回合的时间。如果爵士能把公牛的进攻拖久一点,公牛就只能让爵士去罚球了。
这样的话,接下来的灾难或许便不会发生。
乔丹抢断马龙时,比赛还剩18.8秒,乔丹有充足的时间来准备他的最后一次进攻。杰克逊没有叫暂停,叫暂停干什么?他当然不会暂停,因为他叫暂停的唯一动机就是想办法把球交到乔丹手中,而此时球已经在乔丹手里了。讽刺的是,就像叫暂停之后乔丹可能不会得分那样,爵士在自己的最后一次进攻时又犯了一次错误。
斯托克顿把球传给马龙的时机太早了。杰夫-霍纳塞克在给马龙做无球掩护,但他还没有带出足够的空间,这也让最终做出那次令人难以置信的出色防守的乔丹得以从马龙的视野盲区快速来到他的身边。
如果斯托克顿能够再多运两次球的话:霍纳塞克就会带出足够的空间,乔丹将会面临抉择,如果乔丹不跟出去,斯托克顿可以把球传给无人盯防的霍纳塞克。而如果他去防守外线,马龙就有足够的空间去一打一。而最终,乔丹对于这次临场状况的阅读相比斯托克顿更胜一筹。乔丹最终用这种复古的方式统治了比赛的最后41秒。不过事后诸葛亮而论,爵士确实有机会来避免乔丹的最后一击。
爵士并不是败在了第六场
爵士在那轮总决赛的第四、五、六场表现都很出色,当然了,公牛也在其中两场比赛中咬牙坚持了下来,包括第六场的赛点局。
可真正要命的情况是,爵士在第四场之前的五节比赛中表现得太过拉胯,他们也就此不得不在先机尽失的情况下开始绝地反击。
真正要了爵士亲命的是系列赛的第二场,在三角洲中心主场作战的爵士第三节打得风生水起,抹平了半场落后的分差并且完成反超,以领先的姿态进入第四节。但随后的比赛里他们让乔丹予取予求,乔丹全场得37分,其中第四节有13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马龙和斯托克顿在需要球星一对一拿分的关键时刻却显得非常挣扎。公牛最从从客场凿下一场胜利,带着优势回到主场。
系列赛第三场,是爵士队史最惨的比赛之一,他们全场只得到54分,命中率仅为30%,净负对手42分,是NBA历史上季后赛得分最低的球队。
“这个比分是真的么?”爵士主帅杰里-斯隆在赛后问记者,“我以为他们得到了196分,他们好像也真能得到196分。我为球员们在NBA这种级别的比赛里打出这种表现感到羞愧,我们没有表现出一点斗志,这让我们无比羞愧。”
很显然,这两场比赛是这轮系列赛中最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两场球,而爵士最终因这5节糟糕的表现让他们丢了2个大分。如果他们能拿下第二场,他们便可以与公牛战至抢七;如果他们能够在第三场比赛拼一把,就算是站着死,也会让公牛感到畏惧。
现在回过头来看,G3使得公牛士气大振,并最终支撑着他们艰难地拿下了总冠军。
晃倒,还是推倒?
在《最后之舞》纪录片中,乔丹否认他在对爵士的最后一投时推到了拉塞尔,但从我们已经看了22年的录像上看,乔丹的确是推了拉塞尔的。
所以,乔丹推人了吗?毫无疑问他确实推了。
但迪克-巴维塔和丹尼-克劳福德这两位名哨以及裁判团队没有做出吹罚,这样的决策是正确的么?我觉得,这也没什么问题。
拉塞尔确实被推了一下,但他终归还是被过掉的。在乔丹推拉塞尔之前,拉塞尔已经失去了重心,他被乔丹逼向了左侧。即使乔丹不推他,乔丹在变向之后也有足够的投篮空间,换句话说,乔丹可以在不推他的情况下把球打进。
但是,在这件事上单纯苛责乔丹是有点双标了,毕竟雷吉-米勒也对乔丹做了同样的事。有一说一,在如今我们司空见惯的“两分钟裁判报告”出台之前,裁判经常会在总决赛这种级别的关键赛事中保持沉默,让球员去决定比赛。乔丹是犯规了,但他可是大名鼎鼎的迈克尔-乔丹,在那种情况下根本没人会对他进行吹罚。
冥冥之中,也就诞生了这传奇一刻。
至于爵士那时候该做什么,考虑到公牛的二当家皮蓬已经精疲力竭,是不是应该派人包夹乔丹,要么让他顶着两个人的防守出手,要么迫使他把关键球交给其他球员。那场比赛乔丹35投15中得到了45分,除了乔丹之外,得分最高的公牛球员是17投7中得到15分的托尼-库科奇。如果真让角色球员投死自己,那爵士大可以问心无愧,愿赌服输就是了。
这样看来,“禅师”在最后没有叫暂停是非常明智的,如果斯隆教练有机会布置防守,那防守乔丹的绝不是一个人。
同样的“最后之舞”
现在来看,“最后之舞”不只适用于那支公牛。那次总决赛也是爵士一个时代的绝唱。
1998年是爵士迄今最后一次出现在总决赛的赛场上。在那之后,马龙和斯托克顿的年龄逐渐增大,角色球员的竞技状态也开始下滑。在西部,随着国王、开拓者、湖人这样的后起之秀快速崛起,爵士很快失去了竞争力,而新崛起的湖人最终拿到了总冠军。
话说回来,爵士终归还是有过几个不错的时期,德隆-威廉姆斯和卡洛斯-布泽尔曾带领爵士打进过西部决赛,多诺万-米切尔和鲁迪-戈贝尔也曾带领球队连续三年闯入季后赛,爵士依然可以在很多个赛季里赢下50场常规赛,但他们却再也达不到马龙和斯托克顿在90年代所达到的高度。
在NBA这种水平的赛场上,很多夺得冠军机遇都是稍纵即逝的,爵士等了十年,就是为了这样一个机会,而他们却没有把握住,这也是为什么1998年的经历让爵士痛彻心扉的原因。如果当年爵士能够加冕成功,马龙和斯托克顿会成为联盟中声望会更上一层楼,而主教练杰里-斯隆的名声也可以比肩菲尔-杰克逊和格雷格-波波维奇等冠军教头了。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更关注季后赛中几个关键时刻的原因,高手过招,一击致命。
我们该把爵士放在什么地位呢?
相比于“最后一投”,乔丹和那支公牛最伟大的壮举可能是他们从未在总决赛中被对手拖进抢七。
但98年击败爵士对乔丹来说肯定也是一项相当高的成就,爵士在当时也是一支伟大的球队,斯托克顿和马龙在各自的位置上都是联盟前五,当时防守乔丹的拉塞尔是一名当今联盟各队最梦寐以求的3D球员,霍纳塞克也是一个了不得的得分后卫。不仅如此,爵士的防守也很强,他们的内线兵强马壮,他们对于各种类型的比赛节奏都驾轻就熟,他们还有相当深厚的板凳阵容。
那么在乔丹的总决赛对手中,我们该把爵士放在什么地位呢?
从他们在攻守两端的效率和全面程度来看,爵士可能是仅次于1992年波特兰开拓者的第二好的球队。爵士的进攻和阵容深度比96年的超音速更好,防守比93年的太阳队更强,另外他们的球星级别比开拓者队更高(并不是贬低开拓者,克莱德-德雷克斯勒、特里-波特和他们的队友也很很有天分,而且开拓者在攻守两端都十分强悍)。
1998年的爵士占据了终结公牛王朝的最好时机,但他们终究为那五节比赛付出了惨痛代价,从而被淹没到历史的长河中去了。
(编辑:蜡笔臀新)
©2017-2020球长社圈 www.qiuzhang.com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2985号 闽ICP备16028819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172693
联系方式:0592-5971196 公司名称:厦门致一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