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长体育

对于如今的年轻人,NBA传奇们会给出怎样的建议?

2019-12-15 18:15:00

来源:球长体育

编辑:蜡笔臀新

我们请到NBA的传奇人物给年轻一代传授一些建议,并和他们一起探讨了篮球运动的发展趋势。下面就是我们所聊的内容:
SLAM:你给年轻一代球员最好的建议是什么?
德克-诺维茨基: 在比赛中,我总是把自己看作一个学生,这听起来有点傻,但永远不要认为你已经完全了解比赛了。你要明白总有其他人会在体育馆里勤奋地练习着,时刻在努力变得更强。你要学会倾听别人的建议并从中学习,你能从队中的老将们那里学到很多东西。在每个夏天里,你都要尝试为自己的比赛增添新的东西,不要原地踏步。我一直希望能成为最好的球员,而这最重要的是要努力训练和倾注时间在里面。要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保持出色的状态需要大量的训练。
德维恩-韦德: 我给我儿子(扎伊尔)的建议是,要搞清楚你是谁和你想要实现什么。你可以找一个榜样来激励自己,但是你要做真实的自己。一旦你找到了真实的自己,真正的工作就要开始了,现在你所需要投入的训练,你所需要的建议,你所需要的激励都是随之而来。但我想说的最重要的一点是,要找到你的目标是什么。你打球的原因是什么?试着找出答案。而对我来说,我的答案和很多人都不一样,反过来也是一样。所以,你得首先找出这个答案,然后才进行接下来的工作。
[关于动力]:对我而言,我的成长方式是我的首要动力。每个小男孩的梦想是确保他们的妈妈能过上幸福的生活,给妈妈买一栋大房子。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总希望能带着我的家人走出困境,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特别的人,能让我的父母为之自豪的人。而从那时起,在我19岁时,我上了大学并迎来了我的儿子的降生。自从我有了扎伊尔,他就成为了我唯一的目标,促使我去做一些特别的事,一些与众不同的事,从某种意义上,要和我周围的人有所不同。在这条路上的每一步,都是为了能做出与众不同的事情,成为与众不同的人,处在不同的环境里,这些都会激励我更多一点,让我有所不同。
沃尔特-弗雷泽: 我所能给予的最好的建议是我妈妈给我的。我记得当我第一次和尼克斯签下大合同时,每个人都想告诉我应该开什么样的车,应该做什么,都想和我借钱等等,那时我感到很困惑,所以我去找我妈妈寻求建议,她对我说:“孩子,做好你自己就行。”无论我走到哪里,我一直都是在做我自己。所以做你自己就好,从以往的经验中,你会看到关于做什么,如何打比赛的细微差别。我希望大家能有我那样的机会,在一支有威利斯-里德、戴夫-德布斯切尔、比尔-布拉德利、迪克-巴内特的球队里打球。所有这些人对我影响很大,我只是以他们为榜样。和他们在一起,我真的不用去做什么事,我只需要坐着,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巴内特不抽烟也不喝酒,而如今我的体重之所以几乎和以前一样,是因为我曾看过他是如何把自己的职业生涯延长3到4年的。“纽约队长”里德,他是如何拥有坚韧不拔的职业道德的呢?没有人比他工作得更努力了,他在场下的职业精神和对待粉丝的方式都很好地证明了这点。所以如果你来过麦迪逊花园球馆看球,我在给粉丝们签名时,我总是微笑着,我很开心。这些都是我学来的。之后我遇到一个教练,瑞德-霍尔兹曼,他也把这种职业精神传递给了我,让我变得更加自信,也懂了如何处理和这座城市的关系。对我来说,瑞德就像一个代理父亲。当我开着劳斯莱斯,有了全部的西装后,他总会和我说:“克莱德,你存钱了吗?记住你得存钱以备不时之需。”这支球队给我带来的影响都是积极正面的,这真的非常幸运,我在对的时间出现在对的地方,一切对我来说都恰到好处。
加里-佩顿: 我能给他们的唯一建议就是,要尊重那些在他们之前并且为他们铺平道路的球员们。很多年轻人不尊重像J博士、杰里-韦斯特这样的传奇球员,因为他们没有看过前辈们打球。他们都看勒布朗-詹姆斯、科比-布莱恩特、斯蒂芬-库里的比赛,他们以为这些比赛就是最强的比赛,他们没见过贾巴尔,也没见过威尔特-张伯伦。所以我要告诉他们,如果你回去看看这些前辈的比赛录像,你现在所做的事情,他们早在60年代、70年代都做到过了。只是因为你认为自己很年轻,在做着一些与众不同的事,继续向前走,这只意味着你也是21岁罢了。所以对于这些传奇人物要多一些尊重和敬意。每次当我看到乔治-格文或者J博士,或者其他人出现在我面前时,我都很尊重他们,我都会站起来,走过去,向他们表达我的敬意。因为如果我没看着他们打球,我的职业球员道路就不会开始。我只想告诉这些年轻人,他们以为自己什么都懂,其实不然,传奇前辈们早已走在他们前面了。
他们肯定能从前辈的比赛录像中学到点东西,也可以学到关于生活的东西:在他们像这样赚大钱之前,前辈们经历以前时间的,因为前辈们没赚到什么钱;你应该如何理解“奋斗”这个词,要学会如何去帮助周围的人和回馈你的社区。
科比-布莱恩特: 要始终如一。这是最重要的一部分,对待你的工作要始终如一。
[关于如何执教他女儿AUU球队]:我从菲尔-杰克逊那里学到很多。菲尔的执教哲学和我的执教哲学被写进了《Wizenard》书中(科比最近出版的系列书籍),在书中提到,当别人在遇到问题时,你不应给他指明方向,而是要问他一些问题。你想要球员用自己的方式思考问题并解决问题,我们没有部署,也没有战术,但是有想法。在这些想法中,球员们要为自己负责,去找出哪一个是最佳的想法,在什么时候使用它,为什么使用它。当你有了一些能自主思考的球员,特别是在很小的时候,你在他们11岁、12岁时执教他们,之后当他们变成17岁、18岁时,到那时他们将如何处理比赛呢?看着他们通过这些想法来打球真的很有趣。
阿伦-艾弗森: 对待每一场比赛就像最后一场一样。
[关于建设性的批评]:我希望在我年轻时能理解建设性的批评,但是我太年轻了,也太蠢了,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这就是我一直想要告诉年轻人的,这里的人是真心地爱护你,他们试着告诉你正确的事,你必须得他们的话,你必须要这么做,因为阿伦-艾弗森就是一个混蛋,一直不肯他们的,直到他变老了就安慰自己说:“好吧,这就是生活。”我不希望年轻人在挨枪子前没听说这段话,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尝试宣讲的原因。
斯蒂芬-马布里: 试着吸收你所能吸收的一切东西。从教练和球员那里吸收一切知识,然后把你认为最合适的东西运用到比赛中,把它加入到比赛中,而那些不合适的东西不要去删减它,就把它放在那里就好,因为作为球员的你不断成长,一些人教给你的东西随着时间推移,你没能搞清楚它的作用,但是有时有些信息是过于超前了,你只是没有准备好,所以你想把它删减掉。对我来说,我所做的就是倾听每个人的意见,并试图从每个人那里得到一些东西,甚至是教练,甚至是拉里-布朗。这很有趣,当我在执教时,我时常会想起拉里-布朗(马布里现在在CBA北京紫禁勇士执教),想起他曾经和我说的东西,我把其中的一些运用到我的执教方法中,还从别的球员身上学到了东西,把这些不同类型东西添加进你的比赛中,从未试过删除任何信息。这听起来像电脑,对吧?保存和存储了所有的信息,你只需要做的是保持数据库的完整,不要删除任何东西,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再次需要它。
对于比赛,我还在学习,我已经从事这项运动22年了,你还是能学到很多不同的东西,有时候你从队友身上学到东西,有时从他们在场上做的某些事情以及你如何帮助他们变得更好的过程中学到东西。你认为你可以用一种方式去做这件事,然后你发现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去做。学习的进程是每时每刻都在进行的。和电脑类似,你永远不可能完全下载所有的东西,永远不会100%完成,因为这个进程永远在进行中。
杰森-威廉姆斯: 试着保持专注,每天都要进步。如果你得不到你想要的上场时间,不要太沮丧。
[特别是对于控卫和传球手]:传球对于我掌控比赛来说非常重要,但是在如今的比赛里,后卫得要拿30分才算成功。但是,如果你加入了一个合适的队伍——没人能得分,所以,后卫拿这么多分也是可以的。我认为一个好的传球手和一个愿意传球的传球手,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斯蒂芬-库里是一个好的传球手,但是传球不是他的首要选择,他想要得分。而一个愿意传球的传球手试图传球,之后球传回来,最终他不得不出手了,因为对方没有在防守他,这是愿意传球的球员的情况。
SLAM:和你刚进NBA时相比,你觉得现在的NBA有怎样的变化?
德克: 当我刚进NBA时,每个球队的4号位或者5号位都是又高又壮的球员,他们是篮板手和设置单挡的人,之后NBA改变了些规则——他们改变禁区背身单打的规则后,比赛发生了改变。现在每个大个子球员得到会投篮才行——至少现在4号位球员都会投三分了。如今联盟的球员体型变小了,速度更快,技术更全面了,甚至现在有些5号位球员都能跳投,还能把你拉到三分线外防守。现在球员的技巧水平,特别是大个子,要比我刚进联盟时好太多了,这太令人惊讶了。
J-Will: 如果你问我的话,我觉得现在是有史以来水平最高的阶段。我是NBA比赛的忠实粉丝,我喜欢看“进攻至上”和类似这样的比赛。对我来说,防守的重要性被高估了,防守不能为我赢得总冠军,但有用——别误会我的意思,但是总得要有人得分才能赢下比赛,对吧?关键是谁能得分最多。
我喜欢这样的比赛,但是我觉得现在太多人想得分了,当涉及到球队的事情时,没有足够多人愿意去干那些“脏活累活”,也没有理解他们在球队的角色是什么,每个人都想攻击篮筐。但这对于球迷来说这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
马布里: 现在的身体对抗水平已经不同于我那时打球的了。现在你谁都不能碰,我和德里克-哈珀对位过,还有迈克尔-乔丹、皮蓬、罗德曼和其他球员,特里-卡明斯、奥克利、帕特里克-尤因这些球员的犯规方式不尽相同,我们刚进联盟就是和这些球员对抗——查尔斯-巴克利、奥拉朱旺——对于比赛和比赛方式你会有不同的见解,现在的身体对抗水平完全不能和以前的相提并论。
在以前,比赛会是一场战斗,球员们打完比赛就会离场,而现在不同了,在赛前你要和很多人互相拥抱示好,我不是说我反对这样,只是我不知道你怎么能成为我的朋友,互相拥抱,有说有笑的,待会我们就要上场互相对抗了。在比赛中,你可能被手肘击中脸部,然后我都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这对我来说有点不同,现在的比赛完全变成了朋友之间的比赛,并不像当时我和艾弗森无论什么时候在球场上互相对抗时,那都是一场激烈的战争。我觉得现在有点不同,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你从未看到过迈克尔-乔丹会在赛前和伊塞亚-托马斯握手,互相拥抱之类的,我认为这些事情永远不会发生。当你是看着这种对抗长大的话,那基本上就是你模仿的东西了。从球员赛前握手到其它所做的有关友情的事,如果这都是正在发生的事情,并产生了积极的影响的话,这倒没什么大问题,但是我小时候看比赛的情况可不是这样的。
我对于时代的变化感到失望。我可以随着事情的发展而转变,对我来说,我就是感觉和以前太不一样了,仅此而已。现在真的,你谁都不能碰,我看了现在的比赛,然后我就在想,现在我们的平均水平去到哪里?就你打球的方式而言,比赛并没有什么不同,不同的是规则,而规则又允许你用不同的方式打球。现在的比赛更具娱乐性了。
SLAM:你觉得现在的比赛方式还会继续改变吗?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德克: 这是个很好的问题,现在我们有斯蒂芬-库里能在半场线出手,并每球都命中,我不确定以后的比赛往哪个方向发展,如果他们增加四分球或者其他东西的话,我真的不知道。但是现在看到球员们的投篮命中率和运动能力如此出色已经让人很惊讶了,在Instagram和推特上,你能看到很多高中孩子在体育馆里腾空灌篮的视频,很难看出这些年轻人哪里需要更强的运动能力和更好的技巧,但我相信总有办法让他们成长得更多。
科比: 我觉得会和现在相反而行——以后会重新流行中距离投篮。我就坐在这里,看着那些数据学家在把中距离弄得没有那么吸引力的几年后,如何把中距离重新变得那么有吸引力的。
弗雷泽: 我觉得比赛就只能这样了,我看不出还能有怎样的变化,未来的比赛方式也是现在这样的。当我在场上打球时,你总是需要一个伟大的中锋和一个伟大的后场球员,像弗雷泽和里德、门罗和昂塞尔德、贾巴尔和罗宾逊、韦斯特和张伯伦,这是比赛的基本要素,你需要一个大个子球员和一个后卫才能成功。之后乔丹出现了,现在库里把比赛带到了新的高度,这就是你现在看到的比赛有所进化的地方。就像电子游戏一样,球员在场上跑动,灌篮,投三分,这就是球迷想要看到的,球迷们喜欢这种打球方式。在我看来,现在的比赛更像是娱乐节目。刚开始时,我对场上出现的走步、欧洲步、过多的带球的情况感到厌恶,而且你还不能碰球员。他们做了很多不同的事情来创造得分机会,人们想看高比分的比赛,而这是如今篮球运动的象征意义所在。我认为这种情况现在并不会改变,而这也是你未来将会看到的情况。
(编辑:蜡笔臀新)
©2017-2020球长体育 www.qiuzhang.com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2985号 闽ICP备16028819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172693
联系方式:0592-5971196 公司名称:厦门致一科技有限公司